• 电话:400-000-0000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艺术摄影 >

赵绪花 西海岸新区隐珠街道袁家村村民

文章作者:采集侠 上传时间:2020-08-27

  人物简介

  赵绪花,女,69岁,西海岸新区隐珠街道袁家村村民。

  主要事迹

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相守是最温暖的承诺。在青岛西海岸新区隐珠街道,70岁的赵绪花17年如一日地照顾植物人丈夫,用不离不弃写就“最美爱情”。“我们这个年代的人,不懂什么是爱情。我们只知道两个人要互敬互爱,遇到困难谁也别放弃谁。”赵绪花说。

  临近新年的噩耗。17年前的腊月初十那天,天气昏暗,气冷风狂,正在做饭的赵绪花接到丈夫车祸的噩耗,一阵眩晕中她抓起包飞奔至医院,手术室“抢救中”的指示灯刺眼地亮着,她一下子跪倒在地,失声痛哭:“你快回来,你睁开眼看看我!”……经过长达近7个小时的手术,丈夫的命终于保住了,但因左侧颅脑粉碎,右侧颅脑受伤,导致一级伤残,陷入意识全无的植物人状态。大夫一再摇头,对病人的状况表示无奈和同情,而对于赵绪花来说,眼看着丈夫分别前还是健壮的八尺男儿,现在就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,心生一阵绝望,但是转念想到丈夫最大的幸运是还保有生命,这也是全家人的幸运,即使明摆着日后自己要为了丈夫付出全部的辛苦,她在那一瞬间也知足了。

  为了丈夫变成“超能女人”。“该起床吃饭啦!”“来,再吃一口”……每天,赵绪花都会重复地对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说着这些鼓励的话。可是,17年来,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。

  17年来,丈夫进行了两次颅脑手术,住院时间长达一年,重度昏迷期间做了气管切开手术,不能自主呼吸,随时都要吸痰,若不及时吸痰,被痰卡住容易导致窒息,尤其是晚上,更容易出现危险。赵绪花主动向护士请教,学会了吸痰,丈夫住院期间,她吃住在医院,一直守在丈夫身边,寸步不离。

  丈夫出院刚回家时,没有医院的摇床、气垫,也不能用吸痰器吸痰,不能用胃管喂饭,护理方式的改变成了摆在面前的最大困难。每次喂饭前,赵绪花要把食物都打成糊,然后一滴滴地喂到丈夫嘴里,说起来简单,因为丈夫几乎失去吞咽能力,最初的几年,即使是一包牛奶,她都要喂上4个小时,凉了热,热了凉,等喂完了丈夫,自己早已是饥肠辘辘、精疲力竭。

  丈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很容易压坏皮肤,引发褥疮,她就严格按照大夫的要求,定时给丈夫翻身、拍后背,每天翻身次数达十几次,还自己一针一线缝制了大大小小的枕头给丈夫垫在颈部、脊部、腿部,便于丈夫坐立、侧位休息。回家16年来,丈夫浑身无一处褥疮。

  丈夫人高马大,洗头洗澡、理发刮胡子也是一大难题。刚出院的那段时间,赵绪花一个人实在搬不动,只能等孩子休班回来才能完成,但这样总是会不及时,她就尝试自己动手,一遍洗不彻底就洗两次、三次,终于摸索出来自己一个人给大个子丈夫洗头洗澡的方法。再后来,她又开始自己动手给丈夫刮胡子、理发,摸索着怎样喂饭不呛,研究怎样的流质食物最适合刺激吞咽;合理安排时间给丈夫喝奶、吃水果,补充营养……当前,她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得把丈夫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,让丈夫即使身居病榻也保持好气色,身上从不起褥疮,房间没有一点异味。

  一身病痛也无怨无悔。17年,赵绪花再也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每天,她要为丈夫上午下午各做一次雾化和吸氧,每两个小时搬动翻身一次,一日三餐做饭喂饭,取药喂药,每天按摩针灸两个小时……熟稔的动作背后,是她每一次的大汗淋漓,手酸腰痛,17年来从未出过一次远门,即使出门买菜和日用品,她也要急匆匆地赶紧赶回来,生怕丈夫不舒服。由于长期的疲惫,年近七旬的赵绪花,身体素质迅速下滑,糖尿病、腰腿痛病、妇科病、寒冷所致的手指腱鞘炎证都明显的表现出来,发作起来,浑身疼痛,难受至极。但她每一次都拒绝住院,坚持用药物治疗,因为她放心不下别人照料丈夫,更担心给孩子添麻烦,总是说她:“只要我能动弹的动,我就自己照顾,这样心里踏实”。

  17年,铁杵磨成针,奇迹在细微处发生着,在她的精心护理下,她亲眼看见丈夫睁了睁眼睛,动了动嘴巴,伸了伸手指……无数个平凡的瞬间,都让赵绪花热泪盈眶,不管付出多少个白天黑夜,只要丈夫有一点点进步,赵绪花便感觉自己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。

  “只要是为了他好,再苦再累,我也愿意的!”赵绪花说,跟她同岁的丈夫脾气很好,没出事之前,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,相濡以沫。“我现在的愿望就是他能多活几年,享享福。现在生活好了,儿女又很孝顺,我想让他能多吃点以前过苦日子吃不上的好东西。有他在,我就有个伴儿。有他在,孩子还有个完整的家!”